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维迎的博客

理性思考中国改革

 
 
 

日志

 
 

中国企业能长多大?  

2006-09-06 08:29: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企业能长多大?

  张维迎

  中国企业能长多大?这个问题不仅有深刻的微观含义,而且具有重要的宏观意义,值得大家关注。一项对43个国家的统计分析表明,在整个80年代,平均而言,一个国家的经济增长速度2/3的贡献来自于既有企业规模的扩大,只有1/3来自新企业的进入(Rajan and Zingales, 1998)。对于中国来说,在过去20年间,也许新的企业进入做出的贡献更大,但是从更长远看,如果新企业不能在未来长得很大,那么中国经济的发展速度一定会减慢下来。

  如果你是一个企业家,有一个新的技术、新的观念或者任何新的核心资源――比如你手里有一批客户,要把企业做大,最基本的办法就是雇佣更多的人,由这些人帮助你来扩展市场、制造产品、推销产品,进一步开发新的技术。但是,当你这样做的时候,也面临着一个非常危险的问题,就是在雇佣这些人之后,必须让这些人了解你所掌握的关键技术、核心资源,至少得让他们知道怎样能够实施你所设想的计划。但是,一旦这些人获得有关这些核心资源、关键技术的知识后,他们就可能从你那儿走开、背叛你,自己来开业,成为你的竞争对手。如果不能控制这个问题,你的企业可能永远像一只老母鸡,在不断的生蛋,但却是在慢慢萎缩。

  当然,这并不是中国特有的现象,全世界创新企业都面临这个问题。事实上,据统计,在Inc全球500家成长最快的企业当中,71%的企业的核心技术、核心资源都是来自企业创始人原来就职的企业(Bhide, 2000)。当这些雇员离开原企业之后,带走了技术,成立自己的公司,也许这些企业可能发展壮大,但是原来的母企业可能慢慢就萎缩了。典型的例子是因特尔(Intel)公司。因特尔不是象许多其他硅谷企业那样从创始人的汽车房或地下室起家。因特尔的创始人Robert Noyce 原是Fairchild半导体的总经理,Gordon Moore是该公司的研发部主任。在他们离开Fairchild之前不久,Moore手下的一个科学家发现了生产半导体记忆装置的“硅门技术”(silicon-gate),这一技术成为因特尔公司生产线的主要造成部分。现在因特尔成为微处理器的主要生产厂家,而Fairchild不过是硅谷发展史上的一个注脚而已。类似的例子产业革命时期比比皆是。所以说,这个问题并不是中国特有的。只是在中国,这个问题可能变得更为严重。

  解决这个问题,不仅仅有赖于企业家本人的努力,不仅仅取决于企业家自己的创业能力和在未来开发新技术、新市场的能力,更依赖于企业赖以生存的整个社会制度环境。从以下四个方面,可以分析一下中国的企业究竟能够长多大。

  一, 产权保护

  当创办一个新企业时,你的技术――更一般地,你的任何起家的核心资源,就是你所拥有的产权。但是产权的保护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方面依赖于一个国家法律制度,另一方面也依赖于技术本身的特征。一个有效的法律制度,能够实施有效的产权保护,从而使背叛的人很难攫取你所拥有的技术、你的核心资源,或者使得偷窃技术的成本很高,这样他背叛的积极性就不会高。对欧洲15个国家的研究表明,一个国家企业规模的大小,与这个国家的法律制度,特别是产权保护密切相关。简单的说,在产权保护越是有效的国家里,企业的规模就会变得越大 (Rajan and Zingales, 1999)。

  不过,法律仅仅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很多技术产权保护依赖于技术上的可行性。比如保护一个钢铁企业的产权是比较容易的,也许只需在门口有一个门卫就可以保证企业的设备不被偷走。但是,保护一个知识产权就变得非常困难, 因为知识产权一定要融合在控制技术核心资源渠道人的脑子里,或者只能通过交易过程本身才能实现(如客户关系)。当他们出大门的时候,门卫没有可能阻拦他们带走的装在脑子里的技术,也没有可能阻拦离开企业的人利用在企业期间发展的关系开创自己的事业。这也是为什么新兴的以技术资本、人力资本为主导的产业规模要长大,就会变得非常困难。

  现在我们国家的产权保护制度非常薄弱,私有产权得不到有效保护,侵害别人的产权几乎成为一种文化。国有企业长期受政府部门的干预,没有办法变得有效率,现在提出产权多元化,建立董事会。但是在提出问题前要先发问,为什么要产权多元化?为什么要有一个董事会?在西方来讲,产权多元化是由于资金的需求与资金供给之间的矛盾造成的。大的项目需要大的投资,但很少有单个的人能提供全部投资所需要的资本。或者,即使有这么富有的人,也许他不喜欢冒太大的风险,有足够的钱也不会把一个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既然如此,大企业就要有多种渠道的资金。由于不可能让所有的股东都来参加决策,企业要成立董事会,行使所有者的权利,监督经理人。国有企业产权多元化,设立董事会,主要目的是为了摆脱所有者的控制。对国有企业来讲,这也许不失为一个有效的改革办法。毕竟,与其让没有任何责任的官僚随意地干涉企业,不如让经理们享有更大自主权。但是,这样做的后果是,一旦用董事会摆脱所有者的控制变成一种文化,就会非常危险。如果董事会不行使所有者的权利,那么未来所有者的权益谁来保护?如果所有者没有办法保护自己,他们为什么要把自己的资产交给经理人?如果所有者不愿把资产交给经理人,企业就很难变大。

  特别值得强调的是,中国现在有一些非常大的企业,如果按雇员人数来讲,几万、几十万人,可能是全世界最大的企业。但是,可以预测,如果个人产权不能得到有效的法律保护,在未来实行自由竞争的时代,中国的大企业都会分解,都会垮下来。道理很简单,过去,个人没有创业的自由,大家不会背叛,因为没有背叛的机会,没有另外的战场打赢这场战争。但是,未来有很多战场,每个人都可以开辟新的战场,叛军就可能层出不穷。在产权得不到有效保护的国家,或许只有自然垄断的行业才能把企业做大。

  二,内部激励制度

  产权的法律保护很重要,但对许多无形资产而言,法律常常无能为力。在这种情况下,内部激励制度就变得非常重要。企业内部的激励制度怎么能够使得雇员更愿意在你手下干,而不是自立山头,背叛你,跟你竞争?这就要求你要让他在这个企业里有赌注。产权就是使得员工――特别是高层员工有赌注的一个办法。一般来说,产权的法律保护越困难,所有权的内部分享就越重要。这与高薪养廉是一个道理:不能监督他,就要贿赂他。我在农村时,我们家有一棵果树,这棵果树离我家很远,但离另一家人家很近,我家每年都要送两筐果子给这家人。为什么?因为只有这样,这家人才不会偷果子吃。现在许多创业者舍不得给关键员工分享所有权,结果是企业很快就被偷光了。

  这是为什么知识型企业通常实行合伙制的重要原因――如果不是唯一原因的话。当然,如果一个企业变得非常大,每一个关键的员工,要占有很多的股份就会变得非常困难。股份太小就不足以激励,这时员工更有积极性拉出去自己干。所以,把知识型企业做大是不容易的。美国的硅谷充满了小企业,就是这个道理。中国的法律比美国要差的多,就更难把知识型企业做大了。从这点也可以看出,在高科技行业,靠政府把企业做大是没有希望。即使政府比私人更有钱投入,最可能的结果是,国家投下了种子,收到却是麸皮,面粉都被个人拿走了。许多大学办的企业也将面临同样的命运。所以,这样的冤枉事最好不干。

  三,发展速度

  经常听到一种说法,就是速度是最为重要的,现在不是大吃小,而是快吃慢,所以发展越快越好。但是这里也隐含着一个陷阱。当一个企业在短期内变得很大的时候,就可能面临着分解的危险,原因在于一个企业实际上究竟能够变得多大,主要不取决于他们获得多少物质资产、多少资本,而取决于他们获得多少忠实的、愿意为企业家保架护航的员工。而员工的忠实程度,一定需要一个长期的、漫长的过程进行培养。一个员工只有在背叛不如不背叛的时候,才不会背叛。也就是说,企业家必须使那些呆在现有企业里的员工获得更大的利益。一般来说,处于高位的年轻经理比年老经理更有积极性叛变自己的雇主。这是因为,如果一个年轻人进入企业后掌握了核心技术,如果自己出来创业,未来的时间很长,未来的收益也许很大。但对于一个年长的员工来说,从原企业里跑出来自己创业,也许只有几年的时间,他可能觉得这样干不值得。并且,一个人的部下越多,背叛的积极性也越大。元帅最担心的是将军,而不是士兵。所以,在一个企业里,让员工保持一个平稳的增长速度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企业成熟的标志之一就是这个企业是不是能够把重要的管理岗位的人员,主要由内部来提拔来补充。科层结构要一步一步形成,而不能一夜堆成。儿子孙子一起生是很危险的。在我们国家发展初期,每一个企业都要从外边拉人,要挖墙角,由此产生了大量的所谓猎头公司。但是,在未来,如果企业要稳定,发展速度一定要跟内部员工的培养速度协调起来。抢来的员工通常缺乏忠诚感,背叛别人的人也最可能背叛自己。

  我曾把90年代生产的民营企业分为两类,一类是快速长大又快速萎缩甚至垮台的企业,另一类是长的比较慢但稳步增长的企业。我没有作过统计分析,不能说成长快的企业一定会垮下来,但这个分类大概是正确的。打个类比,就象打坝,第一类企业用用推土机很快就把坝填平了,然后才从坝顶往下夯,洪水一来,坝就垮了。第二类企业是撒一层土夯一层,看起来比较慢,但一旦起来,就坚不可摧。可惜第二类企业太少了。

  我并不是说速度越慢越好。我的意思是,在夯实第一层之前,千万不要撒新土。这是每个农民都懂得的道理,但常常被我们的企业家忘了。

  还有一点需要强调的是,企业家不要过早地当甩手掌柜。一个稳步成熟起来的企业,通常有着有效的内部控制系统,关键资源分布于多个岗位,没有任何单个人能控制所有关键资源,因而不大可能因为所有者离开控制岗位就被单个经理人占为己有。但新创业的企业不同,关键资源通常要掌握在一个人手中,如果你要当甩手掌柜,你就必须把关键资源委托给另一个人。如果这个人可以象你干的一样好,你就是多余的,这个企业很可能就变成人家的了。这是一定要注意的。

  四,经理人的职业道德

  当雇佣一个经理人的时候,实际上企业家关心的不仅仅是他的能力有多大,更要关心他是不是值得企业信赖。企业把资产交给他,技术交给他,他会不会自己拿走,背叛企业?除了法律与激励制度外,也取决于经理人的职业道德。在中国,职业道德约束非常弱。大量的美国企业、欧洲企业来中国创业,派来了总经理,三五年后,这个企业可能做得非常大,非常成功。但是中国的企业如果派一个人去美国,让他办一个分公司,也许三五年之后,这个分公司就变成他自己的了,而不再是母公司的。最近暴露出来的郑百文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郑百文的失败,有很多原因,包括政府方面的因素,但也有一个职业经理的道德问题。郑百文在各地许多分公司,分公司的总经理们利用郑百文的销售渠道销售自己的产品,所有的收入进入自己的账户,所有的成本进入郑百文的账户,这样郑百文怎么可能不垮下来?

  职业经理人的职业道德对企业的扩张非常重要。如果经理人没有职业道德,对所有者缺乏忠诚,就不会有资本家信任他们,那企业就只能是一个家族企业。家族企业在过去可能变得很大,一个大家庭有好几百人,而现在一家就一个孩子,把家族企业做大就很难了。现在许多学者教训民营企业家的家族化经营,实在是只知其一,不问其二。我们应该好好分析一下,为什么民营企业家不信任外人?

   没有职业道德,就没有职业经理;没有职业经理,就不会有真正的大企业。政府垄断可以办出大企业,但这样的的企业不会有效率,还不如家族企业好。职业道德的匮乏也会严重地阻碍企业的技术创新。当企业家必须把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用于监督雇员时,他们能有多少时间和精力于创新活动呢?职业道德的匮乏大大增加了企业内部的交易成本,从而使得科斯所讲的企业对市场的优势大打折扣,连企业存在的理由也可能成为问题。

  一个重要的问题是,我们为什么缺乏职业道德?答案仍然与产权制度有关。有经济学家对29个国家的统计分析表明,一个社会人们之间的信任程度与该社会对产权和合约的保护制度密切相关:对产权和合约的保护越有效,社会信任越高(Knack and Keefer, 1997)。经理人的职业道德是由资本家培养出来,正象保姆的职业道德是由家庭主妇培养出来的一样。因为资本家欣赏职业道德,经理人才会为职业道德而投资。从这个意义上讲,也可以说,没有资本家,就没有经理人的职业道德。国有企业是不可能培养出职业经理人的,因为行使所有权的政府官员不可能欣赏经理人的职业道德。模糊的产权大大也弱化了人们偷窃时的羞耻感。中国古代有“窃书不算偷”的说法,计划经济培养了人们“窃公不算贼”的文化。

  在最近几年,所谓的知本家被炒得很厉害,大量的知本家现在翘尾巴,似乎有一个主意就可以获得资本,就可以变成一个企业。这个逻辑是很有问题的。当你有一个好项目,要获得资本时,资本家为什么要相信你有本事,相信你拿到钱以后会忠实地办好企业?知本家要成为一个企业家,要很好地讨好资本家。因此,所有的创业者都要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资本家永远是资本家。在你获得资源的时候,你必须放弃一些自由。他需要控制你,因为他没有其它办法来相信你。如果知本家们把二板市场看成是敛钱的工具,二板市场注定是要失败的。

  2001年1月13日星期六

  评论这张
 
阅读(1187)|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